快捷搜索:  呼伦贝尔  as  呼伦贝尔A=0  test  奇乐  德诚奥科  xxx  牛市黄金
新锦江开户 小红书真人团队 在线斗地主捕鱼可提现 10年老店 QQ号批发 耐克运动鞋
宅男神器免费高清视频 100G流量免费领取 免费小说 边玩边挣钱的好玩游戏 即将恢复319元*淘宝
饲料添加剂 玩彩点击注册进入赚钱 2元一个月 2元一个月 2元一个月

软银愿景基金一号巨亏让二号岌岌可危 业内称“

面向网约车巨头Uber以及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Work失败的(愿景基金一号投入了上百亿美元资金),导致了愿景基金的巨亏。

1000

日本软银集团和掌门人孙正义曾经是全球市场叱咤风云的投资大佬,所到之处开出大手笔支票,让其他风险投资对手无力招架。不过据外媒最新消息,随着软银集团掌管的愿景基金一号爆出创纪录的180亿美元巨额亏损,软银筹措的愿景基金二号已经前途未卜。业内人士表示,二号基金很难找到投资人。

据国外报道,愿景基金一号号称“千亿美元规模”,是人类有史以来资金规模最大的科技投资基金,凸显了孙正义对于科技投资市场的野心和对于有潜力科技新创公司的“胃口”。然而,面向网约车巨头Uber以及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Work失败的投资(愿景基金一号投入了上百亿美元资金),导致了愿景基金的巨亏。

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在2017年推出的愿景基金一号因其庞大的规模震惊了科技投资界。1000亿美元的规模比任何其他科技投资基金都大几个数量级,其中包括硅谷重量级基金红杉(Sequoia)和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愿景基金一号一半以上的资金来自、高通、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以及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公共投资基金。

2019年7月,软银宣布计划创建108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二号”,主要投资人工智能,这一宣布再次震惊了科技投资行业。软银集团承诺亲自向愿景基金二号投入380亿美元,软银集团还宣传称,苹果、微软和富士康未来也会成为二号基金的投资人,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愿景基金二号已经启动并运行,但只有软银集团自己注入的380亿美元。该公司在2020年第一季度进行了约5项投资,包括对制药初创公司Alto的2.5亿美元入股。愿景基金二号目前的规模不到软银集团所称规模的一半,其未来现在岌岌可危。

“愿景基金一号的表现不是很好,因此我们决定暂时不面向合作伙伴进行愿景基金二号的,”孙正义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次软银集团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说。

他补充道:“如果一号基金表现不是很好,那么我们当然不能要求(其他投资机构)为愿景基金二号提供资金。”

孙正义将自己比作一个被误解的耶稣基督,他同时为自己的投资策略辩护(在WeWork上市失败、估值暴跌之后,孙正义和软银集团的投资风格在全球遭到了批评),他说他不会试图从其他公司和个人那里筹集资金,除非愿景基金一号投资的公司业绩开始改善。

一号表现

愿景基金一号已经在很多科技或公司下了大赌注,包括Uber、英国芯片公司ARM(其实是软银集团控股的子公司)、企业协作聊天工具Slack、WeWork、印度酒店连锁Oyo、英国公司Important和德国在线旅游预订平台GetYourGuide等。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愿景基金一号已经为88家初创企业提供了总计750亿美元的支持。根据该基金近日公布的信息,截至2020年3月31日,愿景基金一号发生的年度亏损为177亿美元。作为参考,软银集团公布的年度亏损为130亿美元。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软银集团将WeWork的估值从一年前的470亿美元减记至今天的29亿美元,只有原来的十六分之一。而迟迟无法实现盈利的网约车龙头企业Uber的市值在去年也暴跌了100多亿美元。

临阵退缩

阿布扎比主权财富投资公司穆巴达拉向愿景基金一号提供了资金,但该公司尚未确认是否计划支持二号基金。去年9月,外媒报道称穆巴拉计划在第四季度投资愿景基金二号,但官方没有宣布任何消息。一家财经媒体去年10月份的一则报道显示,穆巴达拉“尚未决定”是否参加愿景基金二号的投资。

一位了解情况的科技投资人表示:“虽然他们是一个重要的支持者,但是穆巴达拉被愿景基金一号的糟糕表现彻底震惊了。”这位消息人士希望保持匿名,因为愿景基金是其投资组合公司的潜在投资人,“软银集团投资纪律太差。不幸的是,现在没有太多理想的投资机会来花掉基金的资金。”

Mangrove资本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克·特卢斯茨认为,穆巴拉并不是唯一犹豫不决的投资人。他说:“软银集团几乎不会找到愿景基金二号的投资人。”

特卢斯茨表示:“根据他们最新公布的结果,虽然愿景基金一号的投资策略很聪明,但执行效果很差。他们需要交付成果,实施更好的管理,并重新建立投资人对其模式的信心。”

风险投资公司“基准风投”的合伙人马丁·米尼奥则并不悲观。他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到现在仍然不知道软银集团愿景基金一号的表现不佳,到底是因为他们的战略(太多资本)还是他们的执行(错误的投资/企业估值)。”

米尼奥表示:“筹集大量的资金让软银集团获得了巨大的风险投资机会,这是一个聪明的业务突破方式,所以我相信这种运作模式能够奏效。”

软银愿景基金的总部设在伦敦安静的梅菲尔区的一栋传统联排别墅里,目前基金已经在全球多地雇佣了数百名员工,基金由首席执行官拉杰夫·米斯拉领导,他曾经是德意志银行的高管。

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美国一家财经电视频道采访时,米斯拉表示,不应该根据早期的一些投资错误来判断愿景基金,基金的投资组合可以在18至24个月内赎回。“我保证你会看到我们投资的结果会发生变化,”他说。

他补充道:“我们犯了很多错误,这很正常。我们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在着手实施愿景基金二号的过程中,我们正在把所学到的东西融入到我们的流程中。”

然而,全球性新冠疫情的来袭,使得愿景基金一号投资的许多科技公司境况变得更加糟糕。

在过去三年中,一些高级别员工加入然后又离开了愿景基金。另外,而阿里巴巴创始人将于今年6月从软银集团董事会卸任。

孙正义表示,马云决定离开软银董事会关注自己的项目,“这很令人难过,但是我们仍然保持着直接的联系,就在新冠疫情之前,我们每个月都面对面地见面,吃晚饭,谈生意,谈生活。我相信,我们将在有生之年保持朋友关系。”

(来源:腾讯科技    审校:承曦)

THE END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